战地巨蟒1(狂莽之灾1有几条蛇)

作者:admin阅读:1时间:4天前评论:0

狂莽之灾1有几条蛇

两条,在瀑布死了的是条公蛇,结局在破工厂又遇到一条母蛇。

狂莽之灾1中大蛇只有两条,第二部中有很多,在最后交配的时候有几条就数不清了

有两只,有一只是白的后来吃了那女的内丹变龙了。

泰坦巨蟒体重1吨,身长超过10米,如果它和一头成年雄虎打斗起来,老虎有多大的胜算?

没胜算,泰坦巨蟒能把它活活绞死

狂蟒之灾1的第2条巨蟒

机器加电脑合成,

1997年拍摄第一部《狂蟒之灾》时,电子动画学仍然是电影业中占主要地位的特技制作手段,但是自从由电脑生成人或生物的技术大跨步向前冲之后,《狂蟒之灾2》将会顺应潮流以CG作为特技主打,赋予这些巨大的爬行动物真实的生命。制片人弗娜·哈拉认为:“由于CG科技疯狂发展,所以在制作完第一部影片、7年之后的今天,我们所要面对的是一个完全不一样的电影世界。至少,我可以在这里保证,利用CG制作出来的特效非常壮观,是目前科技所能达到的最高水平,制作出来的蟒蛇的逼真程度就连我这个知情人都有点犯糊涂了。” 导演德怀特·H·利特尔也承认,制作蟒蛇的过程非常复杂:“我们一直都在观察水蟒--影片中的蟒蛇就是以水蟒作为原型的,同时,我们还研究其它种类的蟒蛇以及各类有毒没毒的蛇,仔细分解它们的眼睛、牙齿、上腭、身长比例及蛇皮颜色,可以说,这是一个非常有趣的工作。另外,我们可不希望最终制作出来的东西像水怪多于像蛇--所以我们还是尽最大努力还原了水蟒,然后再赐给它们真实的水蟒不可能拥有的智慧,这就需要在原有的基础上再做一些微妙的装饰和修改:影片中的蟒蛇看起来就像是一种会思考的生物。”利特尔还在此基础上拍摄了大量的真实蟒蛇的胶片,都融入到影片之中,完美到无法区分哪些是真实的蛇,哪些是CG蛇。

利特尔在影片筹备之初就清楚地告诉视觉特效总监戴尔·杜奎德自己想要什么--大自然的产物,而不是超现实怪物。他认为,完美的CG蟒蛇就应该拥有那种无法与真蛇区分开的外貌特征。对于杜奎德来说,利特尔所下的“死命令”是一个真正的挑战:一条40英尺长的巨蟒有上百个肋骨、肌肉组织和器官,而且,它必须要通过数不清且大小不一的鳞片进行移动。这些鳞片会根据不同的动作而变化运行轨迹,完全依靠蛇体的弯曲程度和摆动幅度。所以说,蛇身上的每一个微小部分都是完全不同的动力体系,想要完全效仿,将会是一个非常复杂的工程。

跨越了生老病死界限的巨蟒是不是应该相应地具有人的个性?利特尔坚决地否定了这个提议:“影片中的蟒蛇应该是一种嗜杀机器,它那小巧的脑袋只会考虑一件事情:‘午餐吃什么?’正因为它不会展现出类似于怨恨、嫉妒或愤怒的情绪,所以才会显得更加可怕--它只会简单地滑到你的面前,然后考虑应该从你身体的哪个部分先下嘴。最后,我们所要做的就是将巨蟒结合到需要的场景中去,当然,演员在拍摄的时候只能全凭想像自己面前会出现什么样的巨蟒了。”

战地巨蟒1(狂莽之灾1有几条蛇)

作为第一部《狂蟒之灾》的制片人,弗娜·哈拉一直在寻找机会继续让“群蛇乱舞”,最初,她的想法是让水蟒通过一条驶离亚马逊的小船进入新奥尔良的排水沟……但是这个想法对于一部惊悚片来说似乎过于复杂了,所以最后还是将故事背景选在拥有无法预知危险的荒蛮丛林中,情节也被简化成科学家在婆罗洲发现一种可以延长寿命的兰花。弗娜·哈拉还是非常能够领悟恐怖影片的精髓的,她让剧情尽量简化,然后把重注都压在那条CG蛇上,她将恐怖片的框架搭得非常高明,再加上导演德怀特·H·利特尔很懂得抓住恐怖影迷的胃口,只要把气氛营造的再恐怖些,内容弄的再恶心些,观众肯定也就OK了。

战地巨蟒1(狂莽之灾1有几条蛇)

里面的蟒蛇都是电脑特技搞出来的,但是却是根据真实的森蚺形象设计的,所以非常之逼真.

1997年拍摄第一部《狂蟒之灾》时,电子动画学仍是电影业中占主要地位的特技制作手段,《狂蟒之灾2》顺应潮流以CG作为特技主打,导演里托也承认,制作蟒蛇的过程非常复杂,制作小组一直在观察水蟒。

影片中的蟒蛇是以水蟒作为原型的,同时,还要研究其它种类的蟒蛇以及各类有毒没毒的蛇,仔细分析它们的眼睛、牙齿、上腭、身长比例以及蛇皮的颜色,但这是一个非常有趣的工作。大家都不希望最终制作出来的东西像水怪多于像蛇,所以尽最大努力还原水蟒,然后再赋予它们真实的水蟒不可能拥有的智慧,这就需要在原有的基础上做一些改动和装饰:影片中的蟒蛇看起来就像是一种会思考的生物。

蛇是用大的匡架的骨头,至于骨头是做出来的,然后那蛇骨还可以通电自己扭动,最后拍时通过电脑合成一下效果!

CG特技,额...楼上97年也不算很早的时候

也不是纯电脑技术,应该也有别的机器吧,搞电影的纯靠电脑,还不如看动画呢...就向楼上说的,会做假蛇拍一下,但是主要就是电脑技术

战地巨蟒1(狂莽之灾1有几条蛇)

那些都是橡皮蛇,那时电脑特技成本还很高的。

机器加电脑合成,

1997年拍摄第一部《狂蟒之灾》时,电子动画学仍然是电影业中占主要地位的特技制作手段,但是自从由电脑生成人或生物的技术大跨步向前冲之后,《狂蟒之灾2》将会顺应潮流以CG作为特技主打,赋予这些巨大的爬行动物真实的生命。制片人弗娜·哈拉认为:“由于CG科技疯狂发展,所以在制作完第一部影片、7年之后的今天,我们所要面对的是一个完全不一样的电影世界。至少,我可以在这里保证,利用CG制作出来的特效非常壮观,是目前科技所能达到的最高水平,制作出来的蟒蛇的逼真程度就连我这个知情人都有点犯糊涂了。” 导演德怀特·H·利特尔也承认,制作蟒蛇的过程非常复杂:“我们一直都在观察水蟒--影片中的蟒蛇就是以水蟒作为原型的,同时,我们还研究其它种类的蟒蛇以及各类有毒没毒的蛇,仔细分解它们的眼睛、牙齿、上腭、身长比例及蛇皮颜色,可以说,这是一个非常有趣的工作。另外,我们可不希望最终制作出来的东西像水怪多于像蛇--所以我们还是尽最大努力还原了水蟒,然后再赐给它们真实的水蟒不可能拥有的智慧,这就需要在原有的基础上再做一些微妙的装饰和修改:影片中的蟒蛇看起来就像是一种会思考的生物。”利特尔还在此基础上拍摄了大量的真实蟒蛇的胶片,都融入到影片之中,完美到无法区分哪些是真实的蛇,哪些是CG蛇。

利特尔在影片筹备之初就清楚地告诉视觉特效总监戴尔·杜奎德自己想要什么--大自然的产物,而不是超现实怪物。他认为,完美的CG蟒蛇就应该拥有那种无法与真蛇区分开的外貌特征。对于杜奎德来说,利特尔所下的“死命令”是一个真正的挑战:一条40英尺长的巨蟒有上百个肋骨、肌肉组织和器官,而且,它必须要通过数不清且大小不一的鳞片进行移动。这些鳞片会根据不同的动作而变化运行轨迹,完全依靠蛇体的弯曲程度和摆动幅度。所以说,蛇身上的每一个微小部分都是完全不同的动力体系,想要完全效仿,将会是一个非常复杂的工程。

跨越了生老病死界限的巨蟒是不是应该相应地具有人的个性?利特尔坚决地否定了这个提议:“影片中的蟒蛇应该是一种嗜杀机器,它那小巧的脑袋只会考虑一件事情:‘午餐吃什么?’正因为它不会展现出类似于怨恨、嫉妒或愤怒的情绪,所以才会显得更加可怕--它只会简单地滑到你的面前,然后考虑应该从你身体的哪个部分先下嘴。最后,我们所要做的就是将巨蟒结合到需要的场景中去,当然,演员在拍摄的时候只能全凭想像自己面前会出现什么样的巨蟒了。”

作为第一部《狂蟒之灾》的制片人,弗娜·哈拉一直在寻找机会继续让“群蛇乱舞”,最初,她的想法是让水蟒通过一条驶离亚马逊的小船进入新奥尔良的排水沟……但是这个想法对于一部惊悚片来说似乎过于复杂了,所以最后还是将故事背景选在拥有无法预知危险的荒蛮丛林中,情节也被简化成科学家在婆罗洲发现一种可以延长寿命的兰花。弗娜·哈拉还是非常能够领悟恐怖影片的精髓的,她让剧情尽量简化,然后把重注都压在那条CG蛇上,她将恐怖片的框架搭得非常高明,再加上导演德怀特·H·利特尔很懂得抓住恐怖影迷的胃口,只要把气氛营造的再恐怖些,内容弄的再恶心些,观众肯定也就OK了。

<<战地巨蟒>>里面是条什么大蛇啊

数千年前的一些外星火蛇,从太阳逃出来,来到了地球

电脑特效做的

网友评论

二维码

花渡科技2042外挂原力内部购买平台

QQ31400943

在线时间 周一至周日 早09:00-晚24:00